到底意难平

  一家子的伪装啊,真是啊,唉。一家人各怀心事,虽然同归,亦已殊途。仆诚私心痛之。
  程小姐问明台,要不要脱离封建家庭?可叫人怎么说呢?这封建家庭啊,只剩了个空壳子了。封建还在,家已经没有了。到最后啊,大姐离开,就连封建家长也没有了。因而他能脱离的,就只有他的少年时代了。最后他也许会成为和大哥一样,间谍套间谍,身份成谜,再难见天日的人吧。以及最后“崔叔”的梗,只求不要。崔叔那么惨,明台不该成为他。还是单纯理解为致敬《北平》吧。
  大哥明楼,是真艰难啊。我终究是讨厌所谓“地下”的,我固执地认为,人应该在阳光下坦坦荡荡地活着,光明正大地死去。在阴影里的,纵使目的伟大,也很难问心无愧的。永不以真面目示人,谈何容易呢?又怎么甘心呢?唉,我的战争观还是停留在宋襄公的堂堂之师那里啊。
  当然,虽然嫌恶阴谋诡计,对明楼这样的人,却还是死都无法嫌恶的。只是叹惋,只有叹惋啊。这世上没有人活该做这个,没有人活该这样活着。也许,明楼那个只有自己死的“婆婆妈妈”的计划,除了想要保护下属的性命,也是自己想要再不做伪、坦荡死去吧。在这一点上,我有点儿感激这个故事,让他还有姐姐弟弟带来的亲情。作者拼着不合逻辑也要给他一个家,还是一个支持理解他的家,让他有松懈的机会,让他有倾诉衷肠的机会。对这一点,我是感激的,真的。
  只是到底意难平啊。我不禁想,后来呢,后来怎么办?日本人走了,又要内战,内战结束后,又待如何?他有重见天日的机会吗,胜利了又怎样呢。我看不见人民,我只能看见人。我无法用贡献来说服自己他会幸福,我只会关切他的命运。而剧终时,我看见一个人、一个在阴影里的英雄,前路未卜,到底是伤心的啊。阿诚画中的那个家园,终究还是镜中花、水中月的罢。这个世道,对他不公。这个故事,到底还是一个底色悲凉的故事啊。
  唉。为明楼一叹。
  然而我当然也喜欢他们的故事,就算为了他们说过的话。这是故事比现实好的地方啊,故事里的人,总是有机会一唱心曲的。
  “我知道组长是个好人,但我这么做只是不想让他成为上层交易的牺牲品,我们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角色,没有人会在意我们。等战争胜利了,会有人把我们清扫干净的。但至少,他会活下来。我们留着他,起码可以证明我们来过,战斗过,我们曾经活过。”
  “也许吧,可能以后再见面就是你死我活。”
  “卿本佳人,奈何做贼。”
  “我的好弟弟,你一向都是家里最聪明最镇定的一个,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能应付自如。今天……今天你是怎么了?我按计划去火车站,还有一线希望,如果不去,你们就一定会暴露。”
  “瓷瓶碎了又怎么样?他本来就是从土里来、在炉火里造,他终究是要回到土里去的。如果这个瓷瓶,可以砸破卖国贼和汉奸的头;如果他碎的声音,可以唤起所有中国人的心,那他就碎的有价值。”
  “我就盼着有朝一日,谁能把我出卖了,把我拉出水面,让我正大光明地站出来,哪怕是站在刑场上,告诉天下人我明楼不是汉奸,我是一个抗日者,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中国人。”
  “我选白蛇传,因为白娘娘肯为她心爱的人,去移山倒海。”
  “……那更像是信仰。”
  “生死搭档,就是你生我死。”
  “我的计划里所有人都不用死,除了我;王天风的计划里,除了我,所有人都要死。”
  “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活在阳光下。”
  “我们家养花只养牡丹,养草也只养兰草。”“我没有你幸运,养花养成刺,养草成野草。”
  “我是把他脱下了水,但我也教会了他游泳。”
  “大姐,这个世界上你不替我操心,谁还替我操心。”
  “你别指望能力强的人态度好。”
  “我生于斯长于斯,将来也要埋于斯。”
  “我们都可以死,为什么你兄弟就不能死?”
  “我说过的,永远不要相信任何人。”
  “大姐一生都在怕失去我们,到头来我们却失去了她。”
  “哥,你没有辜负任何人,你一直是我们的骄傲。”
  “你还好,有我陪着。”
  “抗战必胜。”
  “没有人不怕死。我们是在求生,求整个民族的生。”
  “这面做的真难吃。”
  “你打针还是这么疼。”
  这些句子,就算不是为了故事里的人,也为了在历史上隐去了踪迹的那些人吧。为了他们,干了这碗热血吧。

上午特高课的办公室,藤田芳政正在大发着雷霆,汪曼春和梁仲春两位76号行动处处长,战战兢兢的头低下,站在一 旁。

八嘎!”惠子小姐,才到上海第一天怎么突然就遭遇敌手了?”藤田芳政说着就把桌子上的文件一把给甩了出去。

山口惠子,是日本军方特别委派道上海的,并且带了重要拟定作战计划书。可是,现在山口惠子遭遇毒手,作战计划书也一定被人盗取,藤田芳政眉头深皱,神色复杂,他知道这件事情他必须要给日本总部要有一个交待。

汪处长,梁处长,你们二位是76号的领头人物,你们二位对此事有什么看法?”藤田芳政眼睛撇了两人一眼,问道。汪曼春和梁仲春两人对视一眼,汪曼春首先开口说:“藤田课长,根据有人调查山口惠子小姐是死于自己的所下榻的房间,凶手动作非常干净利落,而致命伤就是惠子小姐脖颈处那一抹短剑的痕迹。”短剑?惠子她本身是我大帝国著名的间谍之花,为我大日本帝国的情报处立下赫赫战功,身手更是非凡,能这样悄无声息的取惠子的生命的人可以说没有几个。”那到底是谁呢?”藤田芳政,眼睛微闭心里不断的沉思着,短剑?能有这样炉火纯青的剑法,一剑毙命,令人毫无察觉的,恐怕只有那个叫“利剑”的,利剑军统王牌特工,此人身手矫健,更是来去无踪,每次凡是只要他选定的目标,那么就必定不留活口,毫无察觉的死去……

藤田芳政听到利剑这个这个名字,顿时倒吸一口冷气,双眸冷冽。他知道,自南田洋子上任以来,无时无刻不想活捉这个利剑的,因为只要活捉到利剑,他们就有可

能将上海整个军统战,将其一网打尽。但是,非但没有捉到这个利剑不说,甚至连他的一点线索也不知道,行踪更是飘忽不定。甚至包括山田一郎,山口惠子等日本重要到沪人员全部殒命于利剑之手。

藤田芳政眼神严肃,语气凝重的向着汪曼春和梁仲春两人开口说道:“两位,我不管你们现在动用什么办法,手上有多少人手,一定要把这个叫利剑给我抓捕归案!”这个人的存在对我大日本帝国是个大大的威胁。”听到没有?”汪曼春和梁仲春两人,马上异口同声道:“知道了,藤田长官,我们一定回尽快把这个利剑给你活捉过来。”两人保证道。

当两人都退出藤田芳政的办公室,同时叹了一口气。梁仲春眯着眼笑着调侃道:“汪处长,这次你可是有了立功行赏的机会啊!”哼!”汪曼春冷笑道:“梁处长,客气了,彼此彼此!我还有事要忙,若梁处长,没有其他的事要询问的话,那我就先告辞了。”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去了。看着汪曼春离去的背影,梁仲春双眼眯起,透着一股危险,冷笑道:“小丫头片子,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,哪天自己怎么倒台的都不知道。”

对于汪曼春这种女流之辈,梁仲春一向是看不起的,凭什么可以和他一起平起平坐,还不是有他的师哥这座靠山吗?”汪曼春从原本容貌秀丽的青涩少女,变成了如今这个手段很辣,杀人如麻的76号蛇蝎美人,虽然手段没有几个人可比拟。但是,毕竟年轻,又是女人,凡是女人都有感性的一面。所以比起心机手段,汪曼春则是不如梁仲春这个笑面虎的。梁仲春原本是中统的转变份子,虽然身为76号行动处处长,可是这个人很是会审时度势。在他的心里立场则是没有永远的朋友,也没有永远的敌人。所以,只要有利于他梁仲春的,他都会笑脸相迎。

明公馆

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于影视影评,转载请注明出处:到底意难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