献祭的悲歌: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

在我看来,两个灵魂间必须能互相滋养,维持个体的生长,否则爱情契约没有意义。女人的“奉献”固然让人感动,但对于角色自身、以及角色所代表的“女性”,其实是可悲的。她的生命在自我想象里汲取着一个男性灵魂的营养,但她却未事实性地给予对方相应的养分,她其实,是把自己献祭给了自己。    

第三者的悲剧,归咎于道德伦理的无力。

原著是男作家创作的,作品隐含的价值观难免具有可被女性主义批判的地方。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和《简爱》等作品一样,都试图塑造一个坚忍的、不动的、奉献的女性形象。这个女性言辞不多,一生都在行动。她们的坚持如果最终获得被爱情和男性认可的正果,那么,所有的努力是有价值,具备十足的审美意味的;如果万一没有成功,亦是一曲女性、乃至灵魂的悲歌,同样值得被审美。——女性实践的一生,最终只能成为被审美的对象,而没有实现自我的活泼。    

问题的根源不是不允许出轨,也不是只有婚姻才代表相爱。而是我们根本无法判定维系两个人的东西,在错综复杂的情形下是否坚固。尽管情感这东西,一定存在却无法呈现。这也就酿就了之所以会有物质、利益交换的出现,那只不过是在补充人类在制定规则上的无能,却也无可厚非。

05年4月 的《书城》上有一篇关于电影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的文章。作者有基督教思想背景。评论隐含的观点,是对终极价值的推崇。在作者看来,虽则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中的男人和女人生活状态不同,但心灵的本质孤独是一样。缺乏统一的终极价值凝聚,两个个体的离散是再所难免的——永难合一。    

第三者的尴尬是相信人们一直在渲染爱情的圣洁,信以为真又勇于追求爱情的男女便义无反顾的去了,然而他们却不知道谁一出头就会被谩骂,尽管大家私下里却都是一样的想法。人人都希望拥有自由的爱情,但每个标榜怀情不遇而信奉爱是自由的个体,都会变成少年维特式的牺牲品。困惑于爱情、性欲和道德的男女终于被还是道德死死封住,永世不得翻身。这是人类制度的伟大也是其卑鄙。

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这样的电影,经由女性导演之手,处理起来更是老道。许静蕾亲自出演了女主角,并以娓娓道来、间或枯涩滞止的语气,牵连出了一个沉淀于人群与历史的女性心灵史。电影隔着数十年的光阴,借电影复活了书上的灵魂。历经时空情境的转换,一个异国女性灵魂在中国女性躯体上的复活与共鸣,毋宁说是女性灵魂的悲剧。而,在历经各色女性运用后,这个电影,却再次在一个男性电影的评价体系里获得大奖。在崇高的认可后,有着停滞的自觉;在认可的背后,仍有着艰难的前景。
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,    
无论处于任何历史情境下,爱情的心灵性是不容否认的。一个成熟的“女性”对“自我”的充分使用,才能获得她所期待的充分的爱情。爱情的交互性注定了契约的双方都要有着一样的灵魂质量、解放自我和他人的能力,以及,传说中只属于女性的奉献精神。这,是历史的题外话和补充。米歇尔福柯曾说:通晓爱情的人也会成为精通真理的人,他的任务就是教导被爱者战胜自己,变成“比本身更坚强”。      

人类总爱义愤填膺的争做道德的楷模。殊不知,其实之所以谴责一些东西,不是因为那是绝对的错误,只是因为没人愿意发生在自己身上,于是一旦有人出现纰漏,大家慌忙都去指责,于是便有了道德。自从人类发明了婚姻,性爱便不再纯洁。有人说婚姻是女人发明的,是为了制约男性的欲望、贪婪和征服欲。那么我想反之亦然,这样推想起来,着实讽刺了人类的虚伪。
  
对于第三者这个话题,恐怕小仲马的这句话是最坦诚最委婉的陈述:婚姻的锁链是如此沉重,乃至于必须靠两个人才能承担得起,有时候得靠三个人。第三者无论是所谓破坏还是去拯救还是展现人性的率真,总之隐含在这句话之下的只能是无声的第三者。
  
之所以多数矛头指向女性,是因为女权主义爆发后,女性便在被落下几千年之后要求迅速与男性持平,不仅要争取独立自己奋斗,还要继续做好妻子好母亲。这样可想而知,她们既要扛起旧旗帜又要竖起新标杆,有的在努力争取独立的路上付出了代价也失去了激情,有的愿意降低独立的气势做贤惠的妻子和慈爱的母亲,有的则义无返顾的释放自己的爱欲。

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于影视影评,转载请注明出处:献祭的悲歌: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